阿恒

cp洁癖晚期
全职本质喻厨,喻王不拆,只接受几个太太的逆
aph淡圈,亚瑟世界第一好,天雷英受/味音痴/红色组
刀乱日服,被迫半A中,dmm求你放我进去吧!
HP鹰院生,蛇院死忠,霍格沃兹是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

【喻王】王杰希的画

自由画师喻 X 小精灵王

OOC极其严重,求你们假装这个王只有五岁好么(溜走)


1

喻文州家里有一只小精灵。

准确来说,是他从外面捡回来的。

 

2

一个月前的某一天,喻文州在父母家中吃过晚饭,由于一个星期才团聚一次,喻母总会在这一天做一大桌子喻文州喜欢吃的菜,每次都将喻文州喂得饱饱的才放他回自己家。就是这样普通的一天,喻文州晚饭后实在是饱得不良于行了,将车停好后决定在小区中转悠两圈消化一下思考人生。

 

就这么一闲逛就逛出事来了。

 

3

喻文州散步的时候最喜欢去小区内的一处小树林,这里少有人至,十分静谧,天气晴朗时清冷的月光从层层叠叠的枝丫中透过,像是在地面上洒下一层银霜。

 

原本他就像每一个平日一样在这一片小空间中放飞自己,却被一阵隐隐约约的吸气声打断。

 

这声音实在是太细微了,细究起来可能也就20分贝不能再多了。

 

可是喻文州就是听到了。

 

4

他在原地站立了十分钟左右才分辨出声音传来的方向。他弯下腰,拨开厚实的芭蕉叶,惊奇的发现一个长着翅膀的小人儿坐在宽大的叶片上,叶片被压得稍稍往下垂却丝毫没有承受不起的迹象。喻文州再仔细瞧了瞧,小人的手臂上还有一道伤口。

 

小家伙发现了喻文州,瞬间止住了所有声音,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佯装凶狠地瞪了这个擅闯自己领地的侵入者一眼。可惜他实在是太小只了,甚至都没有喻文州一只手掌大,再加上因为伤口疼痛欲哭未哭的微红眼角,眼中虽然透露着重重防备,仍能很轻易地发现其中的一丝脆弱。

 

总而言之,喻文州被这只小小的精灵“凶狠”的眼神击中了心脏。

 

5

“小家伙,你怎么了?”

 

“不要叫我小家伙,我有名字的。”

 

“那该叫你什么?”

 

“哼,人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6

喻文州扯了扯嘴角,转身就走。

 

7

小精灵见这个不速之客离开了,又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戒备状态,确认对方彻底离开不再回来,才让紧绷的情绪和板起的脸庞放松下来,手臂又开始犯疼,疼得他重重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面前的芭蕉叶又被拨开了。

 

那个人类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8

喻文州快步走回家中拿了一些包扎的物品,赶回到原地,不由分说地将小精灵的手臂扯过来捏在手里。

——这样说好像好粗暴的样子,那就换个说法。

 

喻文州趁小家伙不注意,轻轻地抓住他的手臂抬了起来,用棉签沾了双氧水给伤口消毒,涂上促进愈合的药膏后仔仔细细地缠上小号纱布,最后还给系了一个蝴蝶结。

 

9

小精灵有点呆滞地看着喻文州做完这一切,还抬手端详了一下那个小蝴蝶结,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了一句:“这个蝴蝶结真丑。”

 

还没等喻文州对这样“恩将仇报”的言论发表什么看法时,小精灵又继续说:“噢,我叫王杰希。”

 

10

总之,这只自称为王杰希的,拥有一对大小眼的精灵在喻文州的引诱,啊不对,邀请下,跟着回到了喻文州的小公寓中,正式住下了。

 

11

虽然王杰希确实是被喻文州温柔的包扎所捕获,但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放下戒备。

 

刚去到喻文州家的那一天,一人一精灵各自在房子里沉默地做自己的事情。王杰希震动着翅膀在这个未来的家中飞了好几圈熟悉一下布局,喻文州则简单地给王杰希布置了一下他休息的地方。

 

那是一个挂在喻文州窗前的小吊床,准确来说是一个木盒子里铺了一层又一层柔软的布料。喻文州还从自家阳台的植物上揪了几片花瓣放在里面。

 

王杰希并没有对这个新家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在里面滚了滚后探出头来,悄悄地看着喻文州。

 

12

时间一天天过去,王杰希慢慢地卸下了心防,开始接近喻文州。

 

第一个星期,他从自己的小吊床飞出来在喻文州的上空绕圈;第二个星期,他会轻巧地落在喻文州作画的纸上好奇地瞧着;第三个星期,王杰希已经将喻文州的肩膀当成自己的专属座位了。

 

喻文州身形比较瘦削,刚坐上去的时候王杰希会因为不习惯而往下滑,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喻文州的发梢,饶是喻文州这样温文尔雅好脾气的人经历了几次都不免得有些生气,皱眉瞥了一眼王杰希。

 

王杰希抬头望天,一切当没事发生。不过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扯过发梢了。他就安静地坐在肩膀上陪着喻文州写写画画,时不时用手撑一下身子,蹭一蹭喻文州的侧脸,饶有趣味地看着一抹绯红飘上脸颊。

 

13

忘记说了,喻文州是一个自由画师。

 

一般来说,喻文州和王杰希都会保持着沉默待在一起。但王杰希在见证了喻文州一笔一笔慢悠悠画完一幅画,又全部推倒重来后,显然对此十分迷惑,渐渐地开始了一问一答的模式。

 

王杰希真的是一个很好学的精灵,遇到不懂地就会立刻提问;喻文州也就当自己收了一个免费学徒,有问必答,为王杰希筑起一个完整而梦幻的新世界。

 

14

过了一个月,王杰希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这一天,喻文州小心翼翼地解开纱布,满意地看到那道对于王杰希来说有点可怖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连一点点伤痕都看不到了。他弯起眼睛,温柔地对小精灵说:“伤口已经完全好啦,其他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没有了。”王杰希有点脸红,“我该怎么谢谢你。”

 

“嗯?不用啊。杰希这段时间在我身边陪我就已经足够了哦。”

 

王杰希用手托着腮帮子,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人类,意味不明地点了点头。

 

15

过了几天,喻文州和客户商谈好下一幅画稿的事项后回家,惊讶地看到了一幅飘在空中的……抽象画。

 

姑且叫它抽象画吧,因为喻文州真的看不懂上面画的到底是什么。

 

16

王杰希悠悠地从画后面飞出来:“文州,这幅画送给你!”

 

“这是……谢礼?”

 

“嗯。”

 

“谢谢杰希,这是你画的吗?”

 

“嗯。”王杰希骄傲地抬了抬头,这一动作惹得喻文州笑开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那我就收下了,只是,杰希能告诉我你画的是什么吗?”

 

“嗯?你啊,看不出来吗?”

 

17

喻文州的笑容渐渐凝固。

 

18

“不像吗?我花了好长时间画的。”

 

“不,不是,可像了。”

 

喻文州维持着温柔笑容的同时,内心是崩溃的。

 

19

显然王杰希并没有被糊弄到。

 

因为王杰希第二天就不见了。

 

20

小精灵消失以后,喻文州说不失落那是骗人的。在王杰希闯入他的世界之前,他已经孤独太久了。

 

遇到王杰希的那一天,喻文州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星光格外灿烂。

 

或许王杰希是星星的精灵?喻文州出神地想着,又被自己逗笑了。说实话,喻文州本是一个无神论者,在见到王杰希的那一瞬间想到的却并不是怀疑这不科学的存在,而是——

 

这只精灵值得他付出所有。

 

21

等到他回过神来,纸张上又多出了一个长着透明翅膀睁着一大一小无辜双眼的精灵。

 

再将画本往前翻,每一页每一页,都是王杰希。

 

喻文州用手抚过自己的画作,眉眼间满是无奈。他早就栽倒在这只小精灵身上了。

 

可是他找不到他了。

 

22

新的画稿已经画好了,他与客户又见了一面,得到了不绝于口的赞扬外加一顿饭。不得不说,虽然喻文州画的慢,但他的每一幅画作都似是被赋予了灵魂,一眼万年。

 

喻文州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他其实并不喜欢应酬,不过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推脱不开,久而久之也练成了营业用的笑容。

 

打开家门,一幅画飘在空中。

 

熟悉的一幕让喻文州呆滞在玄关。王杰希从他的画作后飘出,喻文州露出了自他离开后,第一个发自真心的温暖笑容。

 

23

“这一幅像了吧!我可是专门去请教过朋友的。”

 

“嗯,但是杰希能告诉我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吗?”

 

“哦,我去隔壁花精灵张佳乐那里了,他可会画画……”王杰希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喻文州的手指蹭上了自己的脸,然后就被轻轻地弹了一下脑袋。他迅速抬手捂上额头,瞪着喻文州,等着他的解释。

 

“离开都不跟我说一声,我可伤心了。”

 

“唔,我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以后一定要告诉我。”

 

“就不。”

 

24

王杰希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从喻文州家里离开了。他每天都从那张可以看见星空的小吊床中醒来,看着喻文州给自己铺上新鲜的花瓣。

 

再后来,王杰希趁着喻文州不注意,翻开了某本画册,看到了里面满满的自己,和被保存得极好的两幅画。

 

一幅很抽象,一幅很写实,但都被喻文州仔仔细细地保存起来,像对待无价之宝一样。 


END

没错我又来卖萌了!(我为什么要说又?)

第一次尝试这样的风格……希望不要被揍QWQ


PS 特意弄成24个小节但好像并没有人发现emmm

PSS 那个20分贝是人类听觉极限,应该……都懂吧?(总之就是想说这是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命中注定)

评论(12)

热度(107)